鹤岗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小学教材古诗去留之争专家吁诗教应入童蒙教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2:49:36 编辑:笔名

  小学教材古诗去留之争:专家吁诗教应入童蒙教育

  日前,上海一年级语文教材对古诗进行调整,引发友对“减负”、“文化传承”等话题的关注。有专家呼吁,作为一种童蒙教育,古诗词未必是负担,应让孩子更早接触。

  小学教材古诗去留之争:“删除”实为调整

  8月下旬,上海媒体刊文称,上海新版一年级语文课本删除了旧版本中全部8首古诗,持续引发热议。不少友感叹,古诗不该删。

  当晚,上海市教委教研室相关人士回应称,古诗并未退席,只是不再以书面形式呈现在教材中。古诗的学习将在备课铃、语文拓展课和学科活动等时间,通过学生听录音磁带或跟师诵读的方式进行。古诗从课本转移到磁带,就是为了让学生不用费力认字,而是通过优美的诵读,领略古诗的音韵美。

  如其所言,所谓的“删除古诗”,是对教材修订的“误读”,实为对学习顺序的调整,“被删”的古诗将在高年级出现。有专家称,在小学一年级以游戏的方式让孩子对语文有一些感性认识,之后随着年级的升高,再强调背诵和细读,古诗词也将在高年级教授,应该是一种不错的尝试。

  此后9月9日,习近平在北京师范大学表示:“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,‘去中国化’是很悲哀的,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,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。”

  与上海教材“瘦身”形成对比的是,北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任翔表示,“北京版”一年级语文教材中,古诗将由现在的6到8篇增加到22篇,整个小学阶段不少于100篇。

  同时,作为新版北京市义务教育语文教材的主编,任翔澄清,教材修订并非临时决定。“我们不是听了习主席的建议才修订的,只是巧合。” 另据北京市教委消息,任翔所在团队编订的教材,只是在北京部分区使用。

  最新消息称,目前“北京版”一年级语文教材已经送审,预计最终古诗词数量上下两册共计6至8首。

  此间,多家媒体对当地的小学语文古诗存在状况进行了报道。如在广州,小学一年级上册古诗词少,只有一篇古诗《静夜思》;在江苏,一年级语文课本将从明年秋季学期开始改,难度会降低,但不会删除古诗部分;四川的小学语文教材使用版本不一,各版本对古典诗词均涉及不多,仅为补充性的涉及。

  古典诗词是童蒙教育:应让孩子上小学前就接触

  就在小学教材古诗去留争议四起之际,9月11日,人民刊发题为《请呵护孩子们的文化基因》的时评,称“那些美妙蕴藉的诗词诵读,不独培养出中国孩子典雅的表达,更能滋养出峨峨兮若泰山、汤汤乎如流水的文化基因”,“在东渐的西学面前,‘国学’不得不退了一箭之地,才缩头缩脑起来。”

  原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也发文表示,在教材中,根据不同年龄段学生特点加入古诗文,这就如习近平所言,“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,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”。

  在王旭明看来,这本来是教育、也是语文教育应有的题中之意。

  知名学者张颐武则刊文强调了“诗教”的重要性:在中华文化中,“诗教”一直起着重要作用。虽然“诗教”的说法是以“温文敦厚”的儒家价值观为基础,但作为接触文化的启蒙训练,学诗则不可缺少。

  “实际上,将文字较为容易理解,又脍炙人口、广泛流行的古典诗词选入小学课本,是现代中国语文教育的基本模式。”

  张颐武同时表示,现代小学语文课本,一方面,要有今天的现代白话文;另一方面,一些诗词并不难懂,将其选入课本是非常适宜的。而且由于诗词的音律之美、文字之美、意境之美,易于背诵,往往能让学生背下来,一生受益。

  张颐武说,一些浅近的古典诗词,看起来容易懂,却又常读常新。小时候懂一些,长大成人后通过自己的阅历再来感悟,往往更能感受诗词之美。所以,诗词既要从小学习,也应该是终身学习的文化资源。

  学者于丹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认为,“在小学时才让孩子们读、背古典诗词,其实对孩子来说已经晚了。”

  于丹说,古典诗词有节奏有韵律,这是一种童蒙教育,应该让孩子们上小学前就接触,这样也容易培养出爱好。小孩记忆力超好,背下来一辈子受益。作者 陈伊昕

车险
两宋元明
武侠